你的位置:首页 > 债务资讯 > 债务新闻

男子上门讨债不成反被打掉门牙

来源:镇江讨债公司 2018/5/28 18:39:10      点击:
男子上门讨债不成反被打掉门牙
    “马英贵欠我们公司的钱迟迟不还,多次索要无果,我亲自前往讨要,没想到钱没要上,门牙被打落一颗。”事隔三月,为讨说法,5月7日,郑涵友来到报社反映情况。当日,当记者向马英贵打电话求证时,他说:“当天我没打他,接到派出所电话后,才知道他的牙掉了。估计他以前装的假牙,自己拔掉的。”


面对两人截然相反的说法,伊犁州人大常委会代表人事工委副主任李小平回应,经核实人大代表马英贵确实动了手,他们已对马英贵进行了批评教育,并要求其向郑涵友赔礼道歉,偿还债务,如果当事人拒不履行,后期会作出处理。


投诉:上门讨债 三拳打落门牙


45岁的郑涵友开口说话时,上门牙正中间露出了缺口。没等记者问,他便说:“这颗门牙就是要钱时被打落的,现在三个多月过去了,迟迟等不到回复,就没敢去补。”


原来,郑涵友和朋友马伟明合伙开了家商贸公司,做生意时认识了马英贵。随后,他们便对马英贵开发的项目投资500万元。可在合作过程中,马英贵未按合约开发项目,马伟明要求撤资遭拒。多次讨债无果,2014年年底,郑涵友找到马英贵在乌鲁木齐的家,但被告知他不在。


2015年1月23日12时,郑涵友和马伟明到马英贵在伊宁的公司。“马英贵见到我,二话没说就朝我嘴上打了三拳,满嘴是血,牙也掉了。”记者看到,当日伊犁州友谊医院的诊断证明上写着“外伤性门牙脱落”。他又道:“马英贵打我时声称‘我是人大代表,你奈何不了我’。”此话得到了马伟明的证实。


回应:牙不是我打掉的 是假牙


事件是否真如郑涵友所说?对此,马英贵说:“我和马伟明做生意时认识了郑涵友,他上门讨债我才知道有他这个人。”马英贵还称,对方入资500万元,没多久因紧急用钱要求撤资。当时他贷了200万元,并给了马伟明500平方米的房子。2014年年底,郑涵友到他家要剩下的300万元。2015年1月23日,他再次跟马伟明到我在伊宁的公司要钱。当时我没理他也没动手就离开了。对于叫嚣自己是人大代表无人可管一事,马英贵予以否认。 真相:调查中马英贵确实动了手


随后,记者与伊宁市公安局和解放路派出所联系,但双方都表示,要有伊犁州人大常委会做出相关的批示才接受采访。


郑涵友道:“做完笔录4天后,我应派出所要求去伊宁市公安局做了伤残鉴定,因马英贵不认可,我又到伊犁州公安局做了一次,当时马英贵也在场。”苦等无果,2月16日,郑涵友向伊犁州人大常委会递交了相关材料,至今没得到答复。


虽然伊宁市公安局和解放路派出所未透露案情,但伊犁州人大常委会代表人事工委副主任李小平表示,事发后一个月,确实收到了解放路派出所发来的报告,其中显示,马英贵因殴打他人造成受害人轻微伤,派出所请求对州人大代表马英贵采取强制措施。


“只有伊宁市公安局给我们发报告才有效,派出所不具备给州人大常委会发报告的权利。我们做了说明,但没收到伊宁市公安局的报告。”李小平说。


就马英贵的说法,他称:“我们在和马英贵核实时,马英贵说是对方先动的手,他不得已才动手。”


处理:赔礼道歉并偿还债务


此事的处理又是怎样的?对此,李小平表示,事后,他们要求马英贵给受害人赔礼道歉并偿还所欠的钱。


李小平说:“事发后,我们对马英贵进行了批评教育,他承诺会处理好此事。但从网上反映的内容来看,马英贵并没有遵守承诺。现在我们已再次通知马英贵,要求尽快处理好此事,消除影响。如再不履行,将按照相关法律程序予以处理。”


就郑涵友提出的罢免马英贵人大代表资格的要求,李小平表示,对马英贵的行为,已进行批评教育,如提出罢免,需其所在选区人大常委会作出决定。伊宁市人大常委会主管人事工委的负责人表示,马英贵是伊宁市选出来的,要处理不仅要开常委会,还需要有公安部门和州人大常委会反馈相关案件材料,目前没有接到相关材料反馈,无法作出处理决定。“马英贵欠我们公司的钱迟迟不还,多次索要无果,我亲自前往讨要,没想到钱没要上,门牙被打落一颗。”事隔三月,为讨说法,5月7日,郑涵友来到报社反映情况。当日,当记者向马英贵打电话求证时,他说:“当天我没打他,接到派出所电话后,才知道他的牙掉了。估计他以前装的假牙,自己拔掉的。”


面对两人截然相反的说法,伊犁州人大常委会代表人事工委副主任李小平回应,经核实人大代表马英贵确实动了手,他们已对马英贵进行了批评教育,并要求其向郑涵友赔礼道歉,偿还债务,如果当事人拒不履行,后期会作出处理。


投诉:上门讨债 三拳打落门牙


45岁的郑涵友开口说话时,上门牙正中间露出了缺口。没等记者问,他便说:“这颗门牙就是要钱时被打落的,现在三个多月过去了,迟迟等不到回复,就没敢去补。”


原来,郑涵友和朋友马伟明合伙开了家商贸公司,做生意时认识了马英贵。随后,他们便对马英贵开发的项目投资500万元。可在合作过程中,马英贵未按合约开发项目,马伟明要求撤资遭拒。多次讨债无果,2014年年底,郑涵友找到马英贵在乌鲁木齐的家,但被告知他不在。


2015年1月23日12时,郑涵友和马伟明到马英贵在伊宁的公司。“马英贵见到我,二话没说就朝我嘴上打了三拳,满嘴是血,牙也掉了。”记者看到,当日伊犁州友谊医院的诊断证明上写着“外伤性门牙脱落”。他又道:“马英贵打我时声称‘我是人大代表,你奈何不了我’。”此话得到了马伟明的证实。


回应:牙不是我打掉的 是假牙


事件是否真如郑涵友所说?对此,马英贵说:“我和马伟明做生意时认识了郑涵友,他上门讨债我才知道有他这个人。”马英贵还称,对方入资500万元,没多久因紧急用钱要求撤资。当时他贷了200万元,并给了马伟明500平方米的房子。2014年年底,郑涵友到他家要剩下的300万元。2015年1月23日,他再次跟马伟明到我在伊宁的公司要钱。当时我没理他也没动手就离开了。对于叫嚣自己是人大代表无人可管一事,马英贵予以否认。 真相:调查中马英贵确实动了手


随后,记者与伊宁市公安局和解放路派出所联系,但双方都表示,要有伊犁州人大常委会做出相关的批示才接受采访。


郑涵友道:“做完笔录4天后,我应派出所要求去伊宁市公安局做了伤残鉴定,因马英贵不认可,我又到伊犁州公安局做了一次,当时马英贵也在场。”苦等无果,2月16日,郑涵友向伊犁州人大常委会递交了相关材料,至今没得到答复。


虽然伊宁市公安局和解放路派出所未透露案情,但伊犁州人大常委会代表人事工委副主任李小平表示,事发后一个月,确实收到了解放路派出所发来的报告,其中显示,马英贵因殴打他人造成受害人轻微伤,派出所请求对州人大代表马英贵采取强制措施。


“只有伊宁市公安局给我们发报告才有效,派出所不具备给州人大常委会发报告的权利。我们做了说明,但没收到伊宁市公安局的报告。”李小平说。


就马英贵的说法,他称:“我们在和马英贵核实时,马英贵说是对方先动的手,他不得已才动手。”


处理:赔礼道歉并偿还债务


此事的处理又是怎样的?对此,李小平表示,事后,他们要求马英贵给受害人赔礼道歉并偿还所欠的钱。


李小平说:“事发后,我们对马英贵进行了批评教育,他承诺会处理好此事。但从网上反映的内容来看,马英贵并没有遵守承诺。现在我们已再次通知马英贵,要求尽快处理好此事,消除影响。如再不履行,将按照相关法律程序予以处理。”


就郑涵友提出的罢免马英贵人大代表资格的要求,李小平表示,对马英贵的行为,已进行批评教育,如提出罢免,需其所在选区人大常委会作出决定。伊宁市人大常委会主管人事工委的负责人表示,马英贵是伊宁市选出来的,要处理不仅要开常委会,还需要有公安部门和州人大常委会反馈相关案件材料,目前没有接到相关材料反馈,无法作出处理决定。“马英贵欠我们公司的钱迟迟不还,多次索要无果,我亲自前往讨要,没想到钱没要上,门牙被打落一颗。”事隔三月,为讨说法,5月7日,郑涵友来到报社反映情况。当日,当记者向马英贵打电话求证时,他说:“当天我没打他,接到派出所电话后,才知道他的牙掉了。估计他以前装的假牙,自己拔掉的。”


面对两人截然相反的说法,伊犁州人大常委会代表人事工委副主任李小平回应,经核实人大代表马英贵确实动了手,他们已对马英贵进行了批评教育,并要求其向郑涵友赔礼道歉,偿还债务,如果当事人拒不履行,后期会作出处理。


投诉:上门讨债 三拳打落门牙


45岁的郑涵友开口说话时,上门牙正中间露出了缺口。没等记者问,他便说:“这颗门牙就是要钱时被打落的,现在三个多月过去了,迟迟等不到回复,就没敢去补。”


原来,郑涵友和朋友马伟明合伙开了家商贸公司,做生意时认识了马英贵。随后,他们便对马英贵开发的项目投资500万元。可在合作过程中,马英贵未按合约开发项目,马伟明要求撤资遭拒。多次讨债无果,2014年年底,郑涵友找到马英贵在乌鲁木齐的家,但被告知他不在。


2015年1月23日12时,郑涵友和马伟明到马英贵在伊宁的公司。“马英贵见到我,二话没说就朝我嘴上打了三拳,满嘴是血,牙也掉了。”记者看到,当日伊犁州友谊医院的诊断证明上写着“外伤性门牙脱落”。他又道:“马英贵打我时声称‘我是人大代表,你奈何不了我’。”此话得到了马伟明的证实。


回应:牙不是我打掉的 是假牙


事件是否真如郑涵友所说?对此,马英贵说:“我和马伟明做生意时认识了郑涵友,他上门讨债我才知道有他这个人。”马英贵还称,对方入资500万元,没多久因紧急用钱要求撤资。当时他贷了200万元,并给了马伟明500平方米的房子。2014年年底,郑涵友到他家要剩下的300万元。2015年1月23日,他再次跟马伟明到我在伊宁的公司要钱。当时我没理他也没动手就离开了。对于叫嚣自己是人大代表无人可管一事,马英贵予以否认。 真相:调查中马英贵确实动了手


随后,记者与伊宁市公安局和解放路派出所联系,但双方都表示,要有伊犁州人大常委会做出相关的批示才接受采访。


郑涵友道:“做完笔录4天后,我应派出所要求去伊宁市公安局做了伤残鉴定,因马英贵不认可,我又到伊犁州公安局做了一次,当时马英贵也在场。”苦等无果,2月16日,郑涵友向伊犁州人大常委会递交了相关材料,至今没得到答复。


虽然伊宁市公安局和解放路派出所未透露案情,但伊犁州人大常委会代表人事工委副主任李小平表示,事发后一个月,确实收到了解放路派出所发来的报告,其中显示,马英贵因殴打他人造成受害人轻微伤,派出所请求对州人大代表马英贵采取强制措施。


“只有伊宁市公安局给我们发报告才有效,派出所不具备给州人大常委会发报告的权利。我们做了说明,但没收到伊宁市公安局的报告。”李小平说。


就马英贵的说法,他称:“我们在和马英贵核实时,马英贵说是对方先动的手,他不得已才动手。”


处理:赔礼道歉并偿还债务


此事的处理又是怎样的?对此,李小平表示,事后,他们要求马英贵给受害人赔礼道歉并偿还所欠的钱。


李小平说:“事发后,我们对马英贵进行了批评教育,他承诺会处理好此事。但从网上反映的内容来看,马英贵并没有遵守承诺。现在我们已再次通知马英贵,要求尽快处理好此事,消除影响。如再不履行,将按照相关法律程序予以处理。”


就郑涵友提出的罢免马英贵人大代表资格的要求,李小平表示,对马英贵的行为,已进行批评教育,如提出罢免,需其所在选区人大常委会作出决定。伊宁市人大常委会主管人事工委的负责人表示,马英贵是伊宁市选出来的,要处理不仅要开常委会,还需要有公安部门和州人大常委会反馈相关案件材料,目前没有接到相关材料反馈,无法作出处理决定。“马英贵欠我们公司的钱迟迟不还,多次索要无果,我亲自前往讨要,没想到钱没要上,门牙被打落一颗。”事隔三月,为讨说法,5月7日,郑涵友来到报社反映情况。当日,当记者向马英贵打电话求证时,他说:“当天我没打他,接到派出所电话后,才知道他的牙掉了。估计他以前装的假牙,自己拔掉的。”


面对两人截然相反的说法,伊犁州人大常委会代表人事工委副主任李小平回应,经核实人大代表马英贵确实动了手,他们已对马英贵进行了批评教育,并要求其向郑涵友赔礼道歉,偿还债务,如果当事人拒不履行,后期会作出处理。


投诉:上门讨债 三拳打落门牙


45岁的郑涵友开口说话时,上门牙正中间露出了缺口。没等记者问,他便说:“这颗门牙就是要钱时被打落的,现在三个多月过去了,迟迟等不到回复,就没敢去补。”


原来,郑涵友和朋友马伟明合伙开了家商贸公司,做生意时认识了马英贵。随后,他们便对马英贵开发的项目投资500万元。可在合作过程中,马英贵未按合约开发项目,马伟明要求撤资遭拒。多次讨债无果,2014年年底,郑涵友找到马英贵在乌鲁木齐的家,但被告知他不在。


2015年1月23日12时,郑涵友和马伟明到马英贵在伊宁的公司。“马英贵见到我,二话没说就朝我嘴上打了三拳,满嘴是血,牙也掉了。”记者看到,当日伊犁州友谊医院的诊断证明上写着“外伤性门牙脱落”。他又道:“马英贵打我时声称‘我是人大代表,你奈何不了我’。”此话得到了马伟明的证实。


回应:牙不是我打掉的 是假牙


事件是否真如郑涵友所说?对此,马英贵说:“我和马伟明做生意时认识了郑涵友,他上门讨债我才知道有他这个人。”马英贵还称,对方入资500万元,没多久因紧急用钱要求撤资。当时他贷了200万元,并给了马伟明500平方米的房子。2014年年底,郑涵友到他家要剩下的300万元。2015年1月23日,他再次跟马伟明到我在伊宁的公司要钱。当时我没理他也没动手就离开了。对于叫嚣自己是人大代表无人可管一事,马英贵予以否认。 真相:调查中马英贵确实动了手


随后,记者与伊宁市公安局和解放路派出所联系,但双方都表示,要有伊犁州人大常委会做出相关的批示才接受采访。


郑涵友道:“做完笔录4天后,我应派出所要求去伊宁市公安局做了伤残鉴定,因马英贵不认可,我又到伊犁州公安局做了一次,当时马英贵也在场。”苦等无果,2月16日,郑涵友向伊犁州人大常委会递交了相关材料,至今没得到答复。


虽然伊宁市公安局和解放路派出所未透露案情,但伊犁州人大常委会代表人事工委副主任李小平表示,事发后一个月,确实收到了解放路派出所发来的报告,其中显示,马英贵因殴打他人造成受害人轻微伤,派出所请求对州人大代表马英贵采取强制措施。


“只有伊宁市公安局给我们发报告才有效,派出所不具备给州人大常委会发报告的权利。我们做了说明,但没收到伊宁市公安局的报告。”李小平说。


就马英贵的说法,他称:“我们在和马英贵核实时,马英贵说是对方先动的手,他不得已才动手。”


处理:赔礼道歉并偿还债务


此事的处理又是怎样的?对此,李小平表示,事后,他们要求马英贵给受害人赔礼道歉并偿还所欠的钱。


李小平说:“事发后,我们对马英贵进行了批评教育,他承诺会处理好此事。但从网上反映的内容来看,马英贵并没有遵守承诺。现在我们已再次通知马英贵,要求尽快处理好此事,消除影响。如再不履行,将按照相关法律程序予以处理。”


就郑涵友提出的罢免马英贵人大代表资格的要求,李小平表示,对马英贵的行为,已进行批评教育,如提出罢免,需其所在选区人大常委会作出决定。伊宁市人大常委会主管人事工委的负责人表示,马英贵是伊宁市选出来的,要处理不仅要开常委会,还需要有公安部门和州人大常委会反馈相关案件材料,目前没有接到相关材料反馈,无法作出处理决定。“马英贵欠我们公司的钱迟迟不还,多次索要无果,我亲自前往讨要,没想到钱没要上,门牙被打落一颗。”事隔三月,为讨说法,5月7日,郑涵友来到报社反映情况。当日,当记者向马英贵打电话求证时,他说:“当天我没打他,接到派出所电话后,才知道他的牙掉了。估计他以前装的假牙,自己拔掉的。”


面对两人截然相反的说法,伊犁州人大常委会代表人事工委副主任李小平回应,经核实人大代表马英贵确实动了手,他们已对马英贵进行了批评教育,并要求其向郑涵友赔礼道歉,偿还债务,如果当事人拒不履行,后期会作出处理。


投诉:上门讨债 三拳打落门牙


45岁的郑涵友开口说话时,上门牙正中间露出了缺口。没等记者问,他便说:“这颗门牙就是要钱时被打落的,现在三个多月过去了,迟迟等不到回复,就没敢去补。”


原来,郑涵友和朋友马伟明合伙开了家商贸公司,做生意时认识了马英贵。随后,他们便对马英贵开发的项目投资500万元。可在合作过程中,马英贵未按合约开发项目,马伟明要求撤资遭拒。多次讨债无果,2014年年底,郑涵友找到马英贵在乌鲁木齐的家,但被告知他不在。


2015年1月23日12时,郑涵友和马伟明到马英贵在伊宁的公司。“马英贵见到我,二话没说就朝我嘴上打了三拳,满嘴是血,牙也掉了。”记者看到,当日伊犁州友谊医院的诊断证明上写着“外伤性门牙脱落”。他又道:“马英贵打我时声称‘我是人大代表,你奈何不了我’。”此话得到了马伟明的证实。


回应:牙不是我打掉的 是假牙


事件是否真如郑涵友所说?对此,马英贵说:“我和马伟明做生意时认识了郑涵友,他上门讨债我才知道有他这个人。”马英贵还称,对方入资500万元,没多久因紧急用钱要求撤资。当时他贷了200万元,并给了马伟明500平方米的房子。2014年年底,郑涵友到他家要剩下的300万元。2015年1月23日,他再次跟马伟明到我在伊宁的公司要钱。当时我没理他也没动手就离开了。对于叫嚣自己是人大代表无人可管一事,马英贵予以否认。 真相:调查中马英贵确实动了手


随后,记者与伊宁市公安局和解放路派出所联系,但双方都表示,要有伊犁州人大常委会做出相关的批示才接受采访。


郑涵友道:“做完笔录4天后,我应派出所要求去伊宁市公安局做了伤残鉴定,因马英贵不认可,我又到伊犁州公安局做了一次,当时马英贵也在场。”苦等无果,2月16日,郑涵友向伊犁州人大常委会递交了相关材料,至今没得到答复。


虽然伊宁市公安局和解放路派出所未透露案情,但伊犁州人大常委会代表人事工委副主任李小平表示,事发后一个月,确实收到了解放路派出所发来的报告,其中显示,马英贵因殴打他人造成受害人轻微伤,派出所请求对州人大代表马英贵采取强制措施。


“只有伊宁市公安局给我们发报告才有效,派出所不具备给州人大常委会发报告的权利。我们做了说明,但没收到伊宁市公安局的报告。”李小平说。


就马英贵的说法,他称:“我们在和马英贵核实时,马英贵说是对方先动的手,他不得已才动手。”


处理:赔礼道歉并偿还债务


此事的处理又是怎样的?对此,李小平表示,事后,他们要求马英贵给受害人赔礼道歉并偿还所欠的钱。


李小平说:“事发后,我们对马英贵进行了批评教育,他承诺会处理好此事。但从网上反映的内容来看,马英贵并没有遵守承诺。现在我们已再次通知马英贵,要求尽快处理好此事,消除影响。如再不履行,将按照相关法律程序予以处理。”


就郑涵友提出的罢免马英贵人大代表资格的要求,李小平表示,对马英贵的行为,已进行批评教育,如提出罢免,需其所在选区人大常委会作出决定。伊宁市人大常委会主管人事工委的负责人表示,马英贵是伊宁市选出来的,要处理不仅要开常委会,还需要有公安部门和州人大常委会反馈相关案件材料,目前没有接到相关材料反馈,无法作出处理决定。